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周云在疫情防控一线守护生命安全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03:51:30

周云,在疫情防控一线守护生命安全

他是生命安全的守护者,28年来始终奋战在疫情防控第一线,为全区人民筑起一道道安全防线,他就是区疾控中心主任周云。我是医生,不是领导。虽然有了行政干部的头衔,但周云对自己的定位依旧是最普通的一线医务工作人员,我只是做了一个防疫人员应该做的事情。

周云出生在长江沿岸的一个小村子里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村子里血吸虫病肆虐。不少乡亲都患上了这种可怕的疾病,我曾亲眼目睹村子里一位晚期血吸病人,骨瘦如柴却肚大如鼓,最后忍受不了痛苦,自己动手剖腹放水而死。此情此景让幼小的周云非常震撼,我父亲也曾13次患上血吸虫病。从那时候起,他立志要做一名医生。1982年,高中毕业后的周云报考了苏州卫校的寄生虫病防治专业。毕业后,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江宁防疫站。当时,作为南京市血吸虫病三大传染区之一,血吸虫病折磨着我区许多生活在长江沿岸附近的老百姓。刚参加工作的周云主动要求调往汤山血吸虫病疫区防治第一线。血吸虫病最大的中间宿主是钉螺,血吸虫病防治关键在于灭螺,当时灭螺的主要武器就是药物喷洒法。每天清晨五点,周云穿上厚厚的防护服,戴上口罩,扛着药筒,在山窝子里、草滩上喷药,直到晚上六七点才停下来。整整三个月,他都待在防疫一线。渐渐地,在血防工作实践中,他发现钉螺的生命力特别顽强,传统药物和土埋灭螺法,效果都不是很理想,经常是春天灭了,秋天又复发。1997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看到农民在地上给蔬菜铺地膜,他想,塑料薄膜可以改变土壤的温度和湿度,是否会改变钉螺生长的微小环境呢?于是,他立即进行试验,在方山找了一块草地进行模拟,每天都去观察膜内外的温度、湿度变化和钉螺的死亡率。终于,被炎炎烈日烤得皮肤黝黑的他拿到了第一手试验成功的数据。为了检验试验成果,他干脆吃住在基层,从一个乡镇赶到另一乡镇,长期在有螺环境的山区中采用薄膜法灭螺。经过不断推敲和实践摸索,薄膜灭螺法一举成功,不仅在中国血防核心杂志上首次发表,还被收入《实用血吸虫病学》一书中,同时作为江苏省血防重点工程推荐方法之一,在全国血吸虫病流行区推广运用。在周云和同事们的努力下,全区有螺面积下降了60%,10年来没出现急性血吸虫病例。2010年,我区提前两年达到疫情控制标准。

疾病防控工作是一项高危职业,经常要和流行病、疫情零距离接触,防疫人员自己也随时面临着危险,有时即使是做好防护措施,也不能确保万无一失,但周云却很坚定,防控疫情就是我们的。2009年,甲流病毒肆虐全球,我区一位外来人员曾与香港首起病例患者有过接触。为了最大限度减少可能造成的疫情传播,周云和工作人员展开了搜索,寻访、上门调查然而,整整一夜都没有发现任何踪影,就在这时,他们突然得知接触者第二天有可能从上海坐火车回江宁,于是,他顾不得身体疲惫,又赶往火车站,终于将接触者安全送到了隔离区。还没来得及休息,他又主动深入隔离区,与接触者面对面进行传染病学调查。连续奔波使他胃病发作,同事们都劝他休息,但都被他拒绝了。2010年9月,河南、山东等地有不少人被蜱虫咬伤不治身亡,引起卫生部的高度重视。而不久后,在我区某偏远地方一名老人及其家人相继出现了持续发热现象,与蜱虫病症状十分吻合,周云和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赶往现场,冒着被蜱虫叮咬的风险,到老人家中进行传染病学调查。终于,几天的蹲守调查,他拿到了相关数据,不仅为证实该病可以通过人传人提供了科学依据,还为我国对该流行病学研究提供了非常珍贵的第一手资料,改写了卫生部对该病的防控指南。

制作微信小程序
微店怎么绑定公众号
微信小程序开发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