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紫阳帝尊 第128章:叫花朋友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4:09:23

紫阳帝尊 第128章:叫花朋友

“林毅的表现着实很让我吃惊。不过,我约你来此地,不是想听你告诉我这句废话。”林岚寒声说道。

她同样穿着一身黑色衣服,不过那是林族外门弟子的专用练功服。

灯光勾勒出她玲珑的曲线,她的脸蛋虽比不上林雪儿,但却也和春城绿柳在同一个层次,放在整个蓝石城也绝对是中上水准。

此次约余飞出来,她心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哪怕牺牲她向来引以为傲的身体,她也要跳出林族,进入学院去修炼。

可是,她发现她那幅曾经征服林磊,令林霸垂涎三尺的身体,在余飞眼中竟然熟视无睹。

余飞剥了颗花生米,丢进嘴巴里,卡吧卡吧一阵咀嚼,抓过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,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,他阴测测笑道:“你心跳的很快,说明你在惧怕我。你的眼神中含有杀气,说明你不相信我曾经对你的许诺。不过,你的呼吸却很平缓,吸气呼气,短促有力,说明你已经下定了决心。约我来此地,便是想去做那件事情对不对?”

“你……你怎么会知道?”林岚诧异的望着余飞,一脸活见鬼的表情。

“呵呵,是不是很吃惊?我居然能猜透你心中所想。”余飞得意的笑了笑,酒杯端至嘴边,再次抿了一小口酒液。

林岚低头沉默不语。

她最后的尊严都被余飞无情的践踏,这令她无比气愤。

“哪怕你下定了决心,我对你也不放心。”余飞脸色一冷,手往前一伸,托着林岚的下巴,一脸冷酷道:“喝了我喝过的这杯酒,你才能正式成为我们中的一员。”

余飞的力气很大,弄得林岚的下巴生疼,不过她咬着牙,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。

“小美人,你就不怕酒中有毒?”余飞剥着花生笑问道。

“有毒又能如何?反正我已经死过一次,还会在乎再死第二次?”林岚一脸冷漠道。

“很好。”余飞轻轻鼓起了掌,他把一支拇指粗细的小药瓶往‖林岚身前一丢,“这是一个月三次的解药,现在服用一次,以后每十天服用一次。一旦没有了解药

紫阳帝尊  第128章:叫花朋友

,你就会全身发痒,痒不可支,痛苦无比,最终会被自己活活抓挠而死。”

林岚伸手接住解药,丝毫不疑有他,拧开瓶盖就吃了一粒解药。

那股麻痒之意才刚刚升起,解药入腹,麻痒之感立刻消失不见。

看到林岚服用过解药,余飞脸色一正,说道:“好了,接下来咱们说正事。”

说话间,他自黑袍子中摸出了一样东西……

片刻之后,两人先后离开酒楼,各奔东西。

……

林毅搀扶着胡汉三,找了辆马车,很快回到家中。

小院内,林福夫妇正摇首期盼。

终于看到儿子回来,陈翠莲一阵风般冲到林毅身前,正想把宝贝儿子搂进怀里,充分展现自己的母爱,却忽然发现儿子居然还搀着一个人。

陈翠莲怔了怔,眨了眨眼睛,瞅着林毅搀扶之人问道:“毅儿,这人是谁呀?好大的酒气。还有你……小兔崽子,你也喝酒了?”

林毅讪笑一声,解释道:“娘亲,这是我一个朋友,酒喝多了,我就把他带到咱们家来了。”

林福也迎了出来,他二话不说,帮着林毅搀扶着胡汉三走进房间。

陈翠莲在一旁捏着鼻子,好一阵埋怨。真是的,这得喝了多少酒呀?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,喝得跟只醉猫似的。

林毅和父亲一左一右,搀扶着胡汉三走进房间,扶着他坐在椅子上,可发现这家伙醉的简直像一滩烂泥,根本坐不住。

“算了,还是把他扶到我房间去吧。”

林毅又和父亲将烂醉如泥的胡汉三搀扶进东厢房。东厢房是林毅的卧房,只不过自从搬来234号小院,林毅一直忙于修炼,除了每天早晨在房间里洗漱,甚至连床都没碰过一次。

这可便宜了醉猫胡汉三,洁白的床单,洁白的枕头,连同洁白的被褥,全都被胡汉三占用了。

陈翠莲在一旁看的直摇头。她不是看不起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胡汉三,她只是觉得,男人穷点儿没关系,但你总该把门面收拾的干净一点儿吧。

看毅儿这位朋友,长得倒是眉目清秀,只是这一张脸好像半年多没洗过,腮帮子上还挂着黑泥皮,一双大脚上更是黑的发亮。

我的老天!毅儿这是从哪儿结交的如此邋遢的朋友?

林福都是没有什么不满之情,或者是今天林毅带给他太多意外惊喜,对于儿子带回家这么一个叫花子朋友,他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根本不去过问。

将胡汉三安顿好后,林毅和父母走出房间,关上房门,房间内顿时响起震天呼噜声。

林福摸摸下巴,笑道:“毅儿,你这朋友的呼噜声可真够响的。”

谁知,没等林毅答话,陈翠莲忽然愤愤不平说话了:“你呀你,你是乌鸦站到猪身上,只看到人家黑,看不到自己黑。你问问毅儿,晚上睡觉有没有被你的呼噜声吵醒过?”

林毅讪笑着挠了挠头。

林福脸上的表情变得很不自然,他打了个哈哈,拉着林毅的胳膊就往堂屋里走,“毅儿,走,咱们不理她,咱们进屋去吃饭。不就是打呼噜么?哪个男人睡觉不打呼噜了?”

“哼,哪个男人睡觉不打呼噜?咱家儿子睡觉就不打呼噜……”说只说了一半,陈翠莲忽然间才想起来,儿子哪里是睡觉不打呼噜?这些日子以来,儿子那里睡过一个囫囵觉,一天到晚忙于修炼。

这样想着,陈翠莲忽然又心疼起儿子来。

三两步冲进房间,从丈夫手中抢过儿子的胳膊,拉着儿子坐在饭桌前。

“毅儿,让娘亲好好看看,这些天只顾着修炼,连觉都睡不安生,让娘亲看看我的乖儿子瘦了没?”

林福在一旁急的只挠头,当爹就是不如当娘,关键时候还是儿子和娘近。

饭桌上摆着满满一桌子精美的菜肴,林毅敏锐的神识能感觉出来,有几道菜肴最少重复热过两三次。

襄樊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襄樊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襄樊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襄樊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襄樊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