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苍茫变 第九十四章 无功府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1:47:50

苍茫变 第九十四章 无功府

金陵,东国帝都。

下了传送门后,走在街道上,凭借着依稀的记忆,在金陵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上穿梭了半日后,谢羽便是来到一座微凉的府邸面前。

平静抬首,深黑的眼眸看着府邸上的匾额,“无功府”三个字清晰的映入。

也不知是否是当权者有意为之,这若大的府邸,在金陵繁华之地,虽算不得显眼,但也豪华,便是那留住过往商客的寻常酒楼雅店,也是不及其半。

特别是在这帝都之城,这若大的宅子,便是在偏远一些的豪绅地主,穷其家当,也未必能购得一角。

可是,便就是这浩大的宅子,其大们之上的匾额却是刻着“无功”二字。

也不知是在嘲讽世人的,无功便可得此等府邸,还是另有隐情。

凝神片刻,谢羽神念一动,便是将这浩大的宅子里里外外看了个通彻。

不小的府邸,在其做业的人却是少得可怜!宅子占地数亩之多,可里面的做业的人儿,却不过二三十之数,着实是让人有些寒凉薄暮之感。

“无功府,无功府,无功之府吗?”看着匾额,谢羽微微摇了摇头,不过,神念中眼见着这些人的存在,还有些惊讶的叹道:“竟然还有人,是身不由己吗?”

身不由己,感受着偌大府邸的空荡,微微沉吟一下,谢羽还是上前扣响紧闭的大门。

“咚咚咚…”

一连三响,谢羽也等了半晌才听得里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和一中年男子的急缓声。

“来了,来了,谁啊?”虽然是隔着大门,但凭借着修为,谢羽还是能听清来人的声音。

谢羽不语,约莫片刻,两扇大门便是打开一道缝隙,只见来人是一位身着灰衣的中年男子,从门中探出头来,疑惑的看着谢羽,问道:“这位少爷,你找谁?”

“钟叔,是我!小羽。”而眼见着的眼前的中年男子,十年容貌不改,谢羽却是认出了此人,虽然当年只是一面之缘,但谢羽还是记住了他,叫道。

此人,便是这府邸的管家钟秦,而这无功府邸的主人,便是此刻的黑衣少年,谢羽。

谢羽的府邸?没错,十年前谢羽初到金陵,干了几件大事后,当权者为了笼络他,便是送给他一座这样的府宅。

不过,当年的谢羽并没有住进来,甚至说,从头到尾,他总共也就来过这府邸一次而已。

因为,他和钟秦也就只见过一面。

十年不改,容颜依旧,东域之人几乎是身怀修为之人,若无病无灾,年逾百者,不凡几何,虽然十年一瞬,但岁月并没有在钟秦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,所以谢羽一眼就认出了眼前之人,便是所见当年之人。

“小羽?”不过,钟秦的容貌十年不改,但谢羽已由当初的孩童成长只如今俊逸的少年,所以钟秦一时间,也难以将两者联想到一起,他只是疑惑的看着谢羽,脑海中却是一阵翻腾,想不出小羽是谁人来也!

而谢羽见此,也似能理解,他笑了笑,看着眼前人的疑惑目光,便是随手一翻,一块乌黑金牌便是出现在手中,朝着钟秦扔了过去。

钟秦接过,只见牌面印刻无功二字,旋即大惊叫道:“无功金牌!你是府主,诡公子?”

“十年苍茫不见龙栖地,而今西归东来,闻得昔日名。”看着钟秦吃惊的表情,谢羽平静的黑眸微微而笑,承认道。

“小人钟秦,见过府主。”而见得谢羽承认后,钟秦旋即不顾吃惊,立即将大门敞开,后退两步,便是要对着谢羽行下跪拜之礼。

“钟叔,不必多礼。”谢羽见状,手臂微扬,便是上前扶住他,开口道。

同时,感受着钟秦身上传来的力量,谢羽心中却是有些微微吃惊,这样的力量,这钟秦恐怕也有武师的实力吧!

抬手将钟秦扶起,谢羽吃惊,但是钟秦心中却是更为吃惊,作为这府邸的管家,他自然比别人更了解一些诡公子的含义。

看着眼前的这位黑衣少年,当年分明是以才智惊绝天下,却不想他的武道天赋,也是同样惊人,若是没有记错的话,他如今也不过才十五之岁吧!

眼见着手臂传来的搀扶之力,竟已经让自己无法跪拜下去,其实力修为之高深,恐怕已经超越了自己不少了罢

苍茫变  第九十四章 无功府

“十年不曾回来,还劳烦钟叔引路。”谢羽似能感受到钟秦心中的惊骇,见他还没反应过来,微微的提声说道。

“是是是…府主请!”经谢羽开口,钟秦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,赶紧立起身来,对着谢羽道。

“钟叔,还是叫我少爷吧!”谢羽眉头一皱,似乎并不喜欢府主这个称乎,他对着钟秦说,道:“烦劳钟叔上前引路。”

“是,少爷。”钟秦道,然后作了一个里面请的动作,才当先走了进来。

而看着钟秦走了进去,谢羽方才随后跟了进去。

走在宅子中,谢羽当先入眼的便是前院的花园,以及花园两边的上百的置空厢房。

“钟叔,这些房间都空置着,他们人是都到哪去了?”看着如此空荡的场景,虽然刚刚在门外谢羽就已经用神念观察到了,但亲眼所见,他的眉头还是忍不住扬起,如此庞大的府邸竟然空荡成这般。

其实,空荡这也是必然的。

因为十年前,他虽然在这里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造就了一个令整个金陵城为之颤抖的名字诡公子,但他却没组建自己的府邸。只因他当时的行动都是瞒着父母的,在当权者赐下别院不久后,便离开了金陵城,而回到家里没多久后更是遭到了无妄之灾,直到如今才第二次的踏入金陵。

所以,无功府人员凋零。而这二三十人要不是因为当权者的旨意,随着别园赐给了谢羽,他们也早就离开这座府邸了。

“少爷,您这些年一直不住在这府邸,所以也就没请什么工人,这些房间也就一直空置着。”钟秦一边引路一边回答着谢羽的问题。

“一直空置着?”谢羽神识又在府邸游荡了一圈,道:“难怪如此冷清。”

“钟叔,回头请些人回来吧!”感受着府邸的冷清,谢羽道。

钟秦在前头引路,听到了谢羽的声音后,他说道:“若是少爷不急,我明天就去招些人回来。”

“不急,随便招些人回来管理下这园子里的花草就好了!”谢羽说,道:“对了,在请几个人在哪边给我挖个池塘出来。”

“池塘?”钟秦疑惑的回头,只见谢羽他正指着宅子内的一处花园,回头看着躺在他肩上的小胖黑鱼,道:“以后你就在园子里帮我看家了。”

“少爷,前些日子,金陵内有一批金兽奇刚刚被运到市场,你看要不要我去整几头过来?”钟秦早就发现谢羽肩膀上的小黑了,以为是谢羽的宠物,此刻听得谢羽的话,他道。

金兽奇,是金陵富人喜爱的一种看家异兽,在金陵内,颇受欢迎。

而小黑闻言,鼓起的鱼眼白了谢羽一眼,心想看家不是狗的工作吗?不过,作为鱼身的它,还真是喜欢呆在水里,所以听得谢羽叫人去挖给它池塘,倒是也没做出什么激烈的反应。

“金兽奇就不用了,一个府邸而已,有我家小黑足够了。”谢羽闻言,对着钟秦说道。

“好的,少爷。”而钟秦闻言,心想一只鱼能看什么家,不过还是恭敬的对谢羽回答道。

“拍…”

不过,就在他恭敬话落的瞬间,一声脆响,却是小黑鱼尾一甩,凌空飞出,它似乎能感受到钟秦的心理,鱼尾一甩,顿时猛然拍在路边的一颗假山巨石之上,只听得轰的一声,那高过人顶的假山便是轰然破碎。

“轰…”

一声轰鸣,那假山所用的石料虽然平常,自己也能轻易轰碎,但看着小黑那尺寸可量的鱼身,钟秦还是不由的大为吃惊。

“这…”他看了看谢羽一眼,似乎有些不信自己的眼睛。

“哈哈,钟叔,小黑是头妖兽。”谢羽笑道,他也是吃惊的看了小黑一眼,心知小黑实力的他,知道刚才的出手,小黑以及是保留太多了,这并不符合他爱出风头爱面子的鱼格啊!什么时候,这小黑竟然也学会了隐藏了,真是了不得。

“原来是妖兽,少爷果然厉害,竟然连妖兽都能收服。”钟秦闻言,才将自己的吃惊收起来,说到。

不得不说,这无功府着实有点大,走了半天,这钟秦才带谢羽来到主房。

“少爷,这就是您的主房了。”钟秦指着这宅子里最好的房子,对着谢羽道。

谢羽走了进去,里面总体还算干净,陈设也简单,一张床,一张桌子,还有一座书柜。

“少爷,您在这先休息一会,我去通知一下王二婶她们,晚上再为您接风,顺便让大家见见您。”钟秦看着走进房间的谢羽,说道。

“嗯,钟叔,那你就先忙去吧!”谢羽闻言,说道。

而在钟秦离开后,谢羽在房间里走了两圈,最后,他的目光落在了房间内一扇朝着皇城的方向紧闭的窗户。他走了过去,脑后中却是有关这窗户的记忆浮想,手却已经缓缓的将这窗户给推了开来。

将窗户推开后,谢羽便又走出了房间,他神念一动,只见钟秦正匆忙的安排着府邸内的众人开始自己交代的一些事,他便是走了过去,又跟他交代了一些事情,然后给了钟秦一万灵晶,让他去筹划一下,就此也算正式启用这座府邸。

不过,这些都还只是在执行中,谢羽也知道这也不是一日两日能搞定的。

交代完这些事情后,谢羽又询问了一些事情,这些事情大部分都是和凤凰公主以及自己母亲的娘家有关,不过,对于这些事情钟秦似乎都不是很了解,只是偶尔有些传闻会传进这边,信息总结起来,终究还是有些零散。

于是,他便是出门了,打算到处去打听到打听,先收集一些信息来再说。

谢羽两世为人,前世本就是特殊部门人员,常有卧底间谍等任务出行,对于收集信息,自然也知道酒楼之中,最是人多嘴杂。

走出府邸,谢羽凭借着记忆,便是朝着离这里最近的一家酒楼,天香楼走去。

泰安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泰安男科
泰安男科医院
泰安男科医院哪家好
泰安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